荣耀赵明,在华为跑步的二十年
科技

荣耀赵明,在华为跑步的二十年

2019年08月13日 22:06:59
来源:科技唆麻

null

所有的互联网大佬都有一个小爱好——跑步,赵明也不例外。

在入职华为之前,赵明就保持着跑步的习惯。

20年前,回溯到赵明刚刚进入华为的时候,那时候的他只是华为的一个算法工程师,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有多远多长,只知道看着脚下的路,用力长跑。

直到现在,赵明都记得那一通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电话。

2015年春天,德国杜塞尔多夫的清晨依旧寒冷,刚跑完10公里的赵明照例拿起手机开始处理邮件,“胡总有急事找您,请速回电话”,这条突然跳入的短信彻底改变了赵明既定的职业轨迹。他给当时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回了电话。

“董事会已经决定由你来接任荣耀总裁。”

1

“笨鸟”先飞

1973年,赵明出生在上海。

研究生毕业的赵明,离开上海交通大学后,在1998年3月选择加入了华为的团队,彼时华为的主要业务还是在通讯设备、调制解调器等各个方面,没想到的是,这一待就是二十年。

在华为,赵明的职位不到两年就会调整一次,从最开始的算法工程师,后来被派驻到华为的市场部担任行销和技术销售,在充分了解了市场的真正需求之后,再次被调回技术部门,负责整个NodeB的研发工作。

在他20年的华为工作生涯中,他历任CDMA/WiMAX/TD产品线总裁、全球无线解决方案销售部部长、意大利代表处代表、西欧地区部副总裁等要职。

赵明作为荣耀总裁的第一次正式亮相,是在2015年4月28日2015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。在此之前,赵明只有TO B的工作经验,接手荣耀这样一个TO C且面向年轻人的品牌,无疑是巨大挑战。

在他第一次亮相的时候,除了发布荣耀畅玩4C手机之外,还做了关于《笨鸟不等风》的演讲。

什么是笨鸟精神?赵明对此给出了解释:不吝啬(巨资投入研发)、不封闭(汇聚全球最优秀的资源)、不投机(做极致的产品)、不妥协(近乎变态的品控)、不独享(有朋友有未来)、不忽悠(互联网应传递正能量)。曾经把《资治通鉴》完整看了一遍的他,深知想快速赢得一切是不现实的,

赵明把荣耀这个品牌比喻成“笨鸟”,尽管荣耀实现了快速成长,但这一切都得益于赶上了好时代,但越是在高歌猛进的时候,越是要小心谨慎。因此用“笨鸟”形容荣耀更加贴切。

就这样,赵明带着荣耀这只“笨鸟”,起飞了。

面对那时纷繁复杂的行业动向,赵明并不相信当时所谓的商业模式,在他看来,手机是一个重资本行业,硬件成本占了绝大比重,如果靠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这种所谓的互联网思维、逻辑去存活,把手机的成本压到足够低作为先决条件,用户的体验可想而知。

在平时的工作中,赵明常常问团队两个问题:我们对消费者的价值是什么?荣耀对于公司的价值是什么?“这两个问题你都要回答清楚了,才是荣耀存在的价值。”

赵刚加入荣耀团队时间并不长,在此之前,他曾担任华为集团土耳其公司总裁。加入荣耀后,赵明的生活却比在国外还要充实。赵明把家安在了上海,但是对他而言,回家的时间反而更少了。他的妻子曾经开玩笑说:“以前驻外,至少还能天天看到人,现在反倒不行了。”

2

互联网“取经”

作为荣耀的第三任总裁,接受任命后,赵明第一个电话打给了负责荣耀硬件的产品领域部长吴德周,交流即将上市的荣耀7的ID和产品竞争力问题。

在他心中,荣耀所有的销售策略都是基于产品,他在首秀的发布会上就敢说,在同等网速下,用荣耀手机抢红包和火车票就是比竞品要快。

赵明也将华为骨子里所带的“硬件基因”延续到了荣耀品牌中,电池容量一直是困扰智能手机的重要问题,而在现阶段电池技术没有革命性改进之前,大容量就意味着大面积。

荣耀为了增大电池面积,主动压缩了天线所占面积。用吴德周的话说“正常业界10毫米做出来的天线,我们要用6毫米做出性能更好的。”

终于,在赵明的努力和策略下,2015年的双十一大战,荣耀系列取得了优秀的成绩。

赵明带领荣耀团队勇夺天猫手机品类销售额冠军,并成为天猫“双11”销售额超过10亿的手机品牌,荣耀畅玩5X更是夺得手机类单品销售额第一。

这一年,赵明一直在学习,怎么做互联网手机。但是,他也在应对着其他纷至杳来的危机。

在任职荣耀总裁8个月之后,网上盛传“赵明即将从荣耀离职”。对于这种“被离职”的消息飞传,无奈的赵明在公司邮件中称“互联网手机是一个充满造谣、诬陷、诋毁、抹黑、哗众取宠的地方”。

这是他从互联网手机中学到的第一课。

时间很快来到了2016年,那一年,中国国产厂商的手机发展迅速,OPPO、VIVO、小米、魅族,各个品牌你追我赶,利用机海战术+技术研发,将国内的手机市场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形形色色的互联网手机,或是崛起,或是消失。

那个时候,大多数互联网手机产品通常会选择一条“捷径”,通过线上营销、网店销售,不设置研发机构,没有相应的供应链管理体系,更是少有线下实体渠道,跳过了手机行业必须的积累和沉淀的阶段。尽管在短时间内造成了轰动,但赵明觉得这样的产品生命力并不长久,过度透支失去了大批用户。

一次赵明去国外进行市场调研,通过海外运营商了解到中国手机在海外的定外通常是低质低价,故障率高达10%。

这也就给赵明敲响了警钟,这是他从互联网手机学到的第二课。

在一片赞扬声中,荣耀结束了自己的2015年。但赵明清楚地认识到,荣耀的问题就像掩埋在海平面下的冰山,稍不留神就会折戟沉沙。在年底三亚举行的会议上,荣耀决定零售和渠道脱离老大哥的“势力网络”。线下零起步,线上天猫店拆分。

这样大胆的决策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线上销售顿时下滑40%,荣耀渠道经受着千锤百炼,不得不经历着组织调整必经的阵痛,开始了二次创业的历程。

3

“对标”乔布斯

赵明的偶像,是乔布斯,他也希望把荣耀打造成为像苹果一样有信仰力量的公司。

乔布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用户在手机上的使用方式,也引发了整个产业和社会的变革。赵明想像乔布斯一样,成为最懂用户的人。

乔布斯曾坚信用户“不知道自己要什么”,

在赵明看来,研究了互联网手机那么久之后,互联网思维最可取的部分就是效率,他把互联网思维中“轻资产、高效率”的精华用于战略制定中,“荣耀对于互联网的解读,还是一个沟通、营销的效率,以及零售和渠道的效率。”

如果说乔布斯开创了智能手机时代,那么赵明希望实现荣耀From smart phone to intelligence phone(从智能手机到人工智能手机)的跨代发展。工程师出身的赵明,身上的科技理想主义同样毫无杂质。

而赵明在荣耀的各个阶段以及科技理想主义的体现,可以从Magic系列中看出来。

2016年初,即便在机海战术满天飞的中国市场,荣耀一度有半年没发新机,就是为了把产品打磨成熟了才推向市场。也正是由于这种坚持,成就了荣耀如今应用在全球市场的爆款战略。

其实在荣耀最初发布第一代荣耀Magic的时候,赵明的策略曾经也备受质疑。在当时无论是整体的生态,还是技术上的准备,的确都不是特别成熟,但赵明并没有受到影响,“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将来一定能够给用户带来非常好的体验,所以无论时间长短,我们都朝这个方向去努力,一步一步去实现它。”作为一名产品研发者,“这就是我们定义的科技理想主义。”

终于在2016年,赵明和荣耀团队将像概念机一样的荣耀Magic带到了现实,作为一款面向未来的概念机型,荣耀Magic历时4年研发,从系统层面初次实践人工智能在手机上的应用。然而荣耀Magic第一代并没有大批量生产,按照赵明的话来说,“对这个系列,我们初衷就不是为了销量,而是让它彻底去放飞,完全以科技理想主义的思维去做产品。”

Magic对于荣耀的意义,相当于iPhone 4对于苹果,在荣耀看来,在荣耀Magic的推进下,公司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加码,正式开启了行业的人工智能手机元年。

2018年,荣耀继续加码人工智能,推出荣耀10+HiAI开放平台,迈入AI 2.0时代,也完成了从AI底层构建到应用构建的转变。

2018年10月,第二代荣耀Magic推出。

在这一带,华为将自己对前沿科技的研发完全投入到了荣耀这个品牌之中。赵明看来,正是因为荣耀一开始就进行了完整的人工智能布局,才有了目前在人工智能手机领域的领军地位,“没有下蹲这个动作,就不会跳得远。”

在荣耀Magic 2发布的那一晚,他显得自信而又沉着。

4

布局线下销售

荣耀的产品线在赵明和团队的安排下逐步确立,找到了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然而,2018年开始,智能手机行业的寒冬逐渐逼近,逐渐逼出了所有厂商的底线,调整品牌战略、大规模降价和拓展销售渠道成为各大品牌的常见之举。

在赵明的眼中,荣耀的产品线发展到现在已经十分完备,从整个品牌来说,Magic系列贯彻的是科技理想主义,V系列是向极致科技致敬,荣耀的数字系列则是将美学设计与科技结合。

面对寒冬,赵明并不想将战线拉得过长,未来荣耀的产品系列对比现在只会少不会再增加。

可是,即使在这样的时期,赵明辉反而决定加大线下布局。在他看来,线下的红利依然存在,关键是在于如何挖掘。

“像日本一度也是线下的店面,很多线下的生态也是找不到方向,当电商来的时候,突然你会发现人还是需要聚集在一起的,不能是成天对着一个屏幕。

所以线下的生态,最重要还是线下提供的服务是线上提供不了的。所以未来我认为线上和线下各自有各自的优势,荣耀就是这样的,把这部分线下的效率充分挖掘出来。”

事实上,随着荣耀逐渐加快在线下体验店方面的布局,赵明也对荣耀未来的新变化有了新的思考和认知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赵明不会过分的强调荣耀是互联网手机品牌,每家店都不是纯粹的线下品牌,也不是纯粹的互联网品牌。

到了2019年,中国的手机市场进入了岌岌可危的一年,程序员出身的赵明开始思考荣耀面临的新可能。

对于荣耀在2019年面临的更加激励的竞争,赵明也为荣耀找到了自己的“底牌”:“其实我们的底牌第一就是极具竞争力的产品,第二就是更广泛的渠道体系的建设,包括线上线下。第三,就是所说的荣耀的IoT的生态,IoT和亲选,我们把好的一些资源聚拢,给大家提供这样一个平台,这是我们的核心要素,一个完整的思考。”

而对于外界关注度极高的5G话题,做通信出身的赵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“目前的芯片不是基于SOC,还是基于独立的,某种程度上来讲,整个运营商的5G建设、商业发展、这种大规划的发展应该会在今年年底和明年。

现在来讲,国内逐步在开通一些城市,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年的5G手机还是处于一个测试和验证的阶段,荣耀5G手机也在准备当中。”

5

结语

直到现在,赵明依然保留着跑步的习惯;

直到现在,赵明也还清楚地记得2015年的那个早晨,他刚刚接到命令回国执掌荣耀的时候。

历经四年的奋战,手机行业大浪淘沙,浮浮沉沉,有些是“昙花一现”,而有些则得以“永恒璀璨”。

“当时互联网手机江湖混战的时候,看谁最猛,但是这样的结果还是企业得活下去,当时猛完了之后,手机买下来,最后连升级都升级不了,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用户不负责任。我们企业最大的责任就是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生死,一旦为用户服务之后,就要坚持活下去,对用户负责。”

在赵明看来,他并不热衷于与其他厂商“打口水仗”。相比之下,他更倾向于像他演讲中提到的那样,做一只务实主义的笨鸟,而不是去追逐风口的猪。

"手机行业的竞争才刚开始,荣耀作为一个长跑型选手,将在全球市场跑得更远。"